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四十二章

时间:2017-11-12
螭吻太子大怒,叫道:「好狡猾的贼丫头,想溜吗?」纵身而起,要登上屋去避开烟雾,看清情势,以免对方逃脱。不料才要纵起,一个 小管打在他颈后,炸裂开来,虽非用于杀伤的火药,炸在身上却也绝不好受,惨呼一声,重重摔落,在地上胡乱打滚,压熄后脑烧着头髮的火 焰。
  「哎唷,烧着了老子的衣服!」「他奶奶的,好烫!」「这烟……咳,咳咳!」
  一时之间,后院乱成一团,皇陵、龙宫两派弟子惊呼叫骂声不绝于耳,马匹嘶鸣,落蹄声哒哒乱响。黄仲鬼大袖一扫,身前丈许之地烟火 霍地扫开,视野立清,小慕容、文渊、华瑄皆已不在。不多时烟雾稍散,蓝灵玉等也已趁机逃得不知去向,康楚风、康绮月面如死灰,不知如 何是好。
  螭吻太子弄熄烟火,忙上屋远眺,眼见院外树林外多了许多马蹄印子,怒道:「这群丫头和那小子往后山去了,我们快追!」说着下屋上 马,当先追去。众人着了小慕容的道儿,恼怒不堪,便要一齐追去。黄仲鬼忽道:「且慢!康楚风、康绮月,你们在这里留守,把店里的情况 探查清楚,不要轻忽,若邓家兄弟已死,明日便烧了这里,别留痕迹。」康氏兄妹连忙跪地,齐道:「谨遵黄尊使命令。」
  黄仲鬼这才上马,率众追去,更不停留。
  康楚风吁了口气,道:「先前没逮到童万虎,现在又没能捉住这蓝灵玉,回去以后,不知黄尊使要怎么处置?」康绮月道:「还能怎么办 呢?先到店里看一看,若没什么特别的,就一把火烧了罢。」
  兄妹两寻视一周,不觉有异,当下在店里放了把火,匆匆走了。
  两人只想着跟上黄仲鬼等人,查得马虎,万料不到小慕容和文渊正藏身店里。
  火头烧起,小慕容连忙扶着文渊到店外去,眼见康氏兄妹已去得远了,这才鬆了口气,暗道:「侥倖!」
  原来小慕容以烟雾乱人耳目,以利脱逃,但她一人难以救文渊、华瑄两人逃出,于是行险,断了马缰,让两匹马自往外头冲去,留下印子 ,想引开对方,却将文渊、华瑄藏于店内。只是计策虽然奏效,但她把文渊救进店中后,要再潜入后院中欲救华瑄,却已不见她的蹤迹,蓝灵 玉等也已不在,烟雾又已渐渐消散,心道:「华家妹子似乎也已脱身,那就好了,我先把他安置好才行。」
  待康氏兄妹寻察之际,小慕容负着文渊闪躲,没给发现,心里暗道:「黄仲鬼可真谨慎,可惜派来两个专会乱搞的家伙,有什么用?」亏 得如此,两人才逃过一劫。
  小慕容扶着文渊到一旁树丛中,让他轻轻卧下,低头去看他背上伤势。
  黄仲鬼这一刀劈得极是厉害,所幸文渊内功修为精深,卸去了小半锋锐刀气,外伤不重,也未及脊骨。然而内伤却十分沉重,黄仲鬼修练 的太阴内力至阴至寒,武林中无出其右,文渊正奇经脉均受到阴力袭伤,气息微弱,小慕容探他脉息,紊乱虚弱之极,心中着急,暗想:「不 管怎样,我一定要救你,你……你千万别死啊!」
  她将文渊上衣撕开,敷上金创药,包扎了背上创口。小慕容倚着一棵松树,让文渊轻轻躺在她怀里,双手按住文渊丹田,一点一点将自身 内力传去,助他疗伤。太阴内力反激出来,小慕容身子一颤,竟也有些抵受不住,运功一段时间,便得稍加休息。
  如此反覆一个时辰,小慕容内力耗去不少,甚是疲惫,正有些昏昏欲睡时,忽觉文渊身子微微一动。小慕容大喜,轻声道:「喂,你醒了 吗?」文渊渐渐睁开眼来,见是小慕容,低声道:「小茵,你没事吧?」
  小慕容双臂紧搂,脸蛋靠在他肩上,轻声道:「我好得很,倒是你受了重伤呢。伤口痛不痛?」文渊微一运气,只觉气血不顺,一股暗劲 在各处脉络翻腾激荡,苦笑道:「外伤还好,内伤比较沉重些。」说着勉力坐起身来,说道:「师妹呢?」
  小慕容道:「或许跟蓝姑娘她们一起逃开了。」便把当时逃逸经过约略说了。
  文渊默然不语,心道:「黄仲鬼的本事实在高深莫测,师妹跟蓝姑娘无论如何不是对手,只不知她们是否平安?」想到黄仲鬼「太阴刀」 的惊人绝艺,不禁又是佩服,又是担忧。
  小慕容见他深有忧色,怕他伤势有变,柔声安慰道:「你别担心,快把身上的伤养好,我们便一起去找她们。」文渊道:「不错,那黄仲鬼只怕也是要攻上巾帼庄的,非得赶去帮忙不可。」
  文渊才一说完,小慕容脸色陡然大变,显得惶恐之极,低声道:「不要……你别再跟黄仲鬼打了,他……你知道他的武功有多可怕,你会 被杀的。」文渊道:「他是很厉害,但是若不对付他,巾帼庄只怕也难以抵挡……」
  小慕容心中一急,向前一仰,两片樱唇紧紧吻上文渊。文渊一怔,一句话没能说到底,轻轻回吻着小慕容。小慕容捧起他双颊,一番深吻 之后,凝视文渊双眼,低声道:「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拜託……别和他打好吗?我怕……我怕你会死啊……」说着说着,眼眶泪光莹然,真 要哭了出来。
  文渊轻轻搂住小慕容,柔声道:「怎么哭了?我可还活得好好的。」小慕容肩膀颤动,低声道:「他的功力不只于此,连我大哥都敌不过 他,你怎么跟他斗?」
  文渊道:「嗯,慕容兄也不能打赢黄仲鬼……他们功力相差多少?」
  小慕容歎道:「大哥心高气傲,口中是不肯认输的,但是……我跟大哥联手与黄仲鬼交战多次了,完全伤不到他。」文渊暗自沉思,心道 :「大小慕容也奈何不了黄仲鬼,不知任兄跟他斗得如何?总得有人制得了他。」
  小慕容靠在文渊怀里,低声道:「你啊……你也别太逞强了。」文渊微微一笑,说道:「是,遵命。」小慕容嗔道:「你少嬉皮笑脸的, 我真的在担心你呢。
  我跟华家妹子年纪轻轻的,你不是想要我们这么早守寡吧?「文渊拍拍小慕容肩头,笑道:」别胡说啦,我捨得么?「
  小慕容眨了下眼,嫣然笑道:「你捨不得?嗯,我倒想知道,你到底多喜欢我们啊?」文渊笑道:「这要怎么说?那你又有多喜欢我啊? 」小慕容眼珠一转,笑道:「最起码,我爱你定然比你爱我来得多。」文渊笑道:「你怎知道?」
  小慕容脸蛋微偏,说道:「你一次想着四五个姑娘,心思都分得散了,我可只爱你一个,当然我爱得多啰。」说着露出取笑的神色。文渊 脸上一红,说道:「我什么时候喜欢四五个姑娘了?」小慕容笑嘻嘻地道:「怎么没有?去掉我和华家妹子,还有紫缘姑娘、小枫姑娘,才到 这儿,又多出了蓝姑娘。那三个小丫环也都俏丽得很,说不定你又看上了。好,这一算至少也有八个,你还不认?」
  文渊不禁失笑,说道:「小枫姑娘是服侍紫缘姑娘的,你怎么也想上啦?我又怎么想着蓝姑娘她们了?」小慕容笑道:「难道没有?」文 渊道:「自然没有。」
  小慕容俏眉上扬,道:「好啊,那你还去巾帼庄做什么?」
  文渊闻言,灵光一闪,笑道:「兜了个大圈子,原来你担心这一点。」
  小慕容脸庞染起红晕,低声笑道:「我怎么不担心?你要再多几个红粉知己,小心你师妹打翻醋罈子,连我都糟糕呢。」文渊在她颊上吻 了一下,轻声道:「咱们到巾帼庄去是要办正事,你别想太多啦。巾帼庄纵有千百姑娘,我也不放在心上。」
  小慕容心中欣喜,脸上笑靥如花,轻声道:「那就好啦!现在别多说话,赶快让伤好起来最要紧。」说着又绕到他背后,要让他靠在自己 怀中。文渊道:「小茵,你这样太累了,我侧身横卧地上便行了。」小慕容道:「你那样才累呢!
  你背上有伤,又不能躺在地上,我照顾你一下有什么关係?「
  自己便靠着树,让文渊倚着她身子休息,轻轻搂着他。
  这一下文渊伤口正好压着小慕容胸口,软绵绵地,虽然不觉疼痛,却不禁有些心神不定。忽觉耳边有人轻轻呵气,更是不易按捺,叫道: 「小茵,别胡闹啦!」
  小慕容语音娇腻,笑道:「不舒服吗?」文渊道:「我现在要运内息疗伤,你这样会害我分心啊。」小慕容嘻嘻一笑,道:「我知道啦! 」她只盼文渊伤势愈可,也就不再调皮,只静静搂着文渊。
  过得半个多时辰,文渊精神稍振,两人心忧华瑄等人下落,寻到大道,雇了骡车北行。文渊暗自运功,但真气郁结,这一番内伤实在厉害 ,怕小慕容担心,当下也不多说,默默行功。
  车行数日,这晚到了开封一带,投宿客店。文渊背上创伤渐癒,内伤却复原甚缓,太阴内力反覆激发,压之不下,驱之不散。小慕容心中 着急,日夜助他疗伤,却也难收成效。
  文渊平心静气,九转玄功连番运转,总是不能奏功。小慕容歎道:「可惜大哥不在,否则有他帮忙,可快得多。」文渊微笑道:「疗伤本 来不能急进,慢慢运功,总会复原。」他口中安慰小慕容,心中却也忍不住焦急:「照这样下去,即便赶到巾帼庄,怕也帮不上忙。若是师妹 遇险,也救不出她来,如何是好?」
  然而急者自急,两人却也一筹莫展。文渊随手拿来文武七絃琴,拨了拨弦,道:「好几天没好好弹一曲了,小茵,你想听什么曲子?」小 慕容笑道:「我可不懂音律,你只管弹你的罢,我一定给你拍手。」文渊笑道:「那不如不拍手来得好。」当下双手各起指法,弹起一曲「神 化引」,琴音清澈,藉以舒怀。
  此时他内伤甚重,指上只略加内力,但他弹熟了文武七絃琴,知道如何掌握控弦要诀,虽只些许内力,也弹得一般无异。
  弹奏之间,弦上依旧将他施加的内力一波波反震回来。忽地内息一阵翻腾,一波阴气自弦上震来,「铮」一声巨响,文渊身子一颤,琴声 赫然止歇。
  小慕容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扶着文渊,低声道:「怎么了?是内伤发作吗?」
  文渊摇了摇头,闭目不语,双手按住琴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