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传说中的SM

时间:2017-11-12
德国的汉堡是一个大城市,也是欧洲有名的性都之一。不久前在汉堡举行了一次全欧洲性虐待大赛,设立的冠军奖金是一万美元,亚军奖金是五千美元,季军奖金是三千美元,参加者除了有机会嬴得高额奖金外,还有机会与SM录影、杂誌製作及发行商见面,可能成为SM影片的主角或SM杂誌的封面人物,如此厚条件的SM大赛自然吸引了大批的SM爱好耆,报名参赛者趋之若骛。
参加本届性虐待比赛的都是已有多年SM实践经验的高手,因此比赛中竞争十分激烈,评选委员会的委员们是来自欧洲、美国和日本代表着三大流派的SM高手们。选手们参赛的SM花式可谓五花八门,令人应接不瑕,大饱眼福,尤其是一些高难度的性虐花式更是向人的意志力和人体忍受痛苦的极限的挑战,选手们向痛楚抗争的顽强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经过几天激烈的角逐,终于产生了前三名。
当然,SM活动是男女配合的集体项目,奖金自然由男女性伴共享。下面就向朋友们介绍本届欧洲性虐待大赛前三名得主参赛的SM项目。
季军获得者是一对来自法国的选手。姑娘年约二十三、四,是一位身材丰满的金髮女郎,小伙子约二十五岁,英俊潇酒,身材魁梧,上台之后男女双方先互相吻抱,接着开始脱对方的衣服。不一会两人就赤裸相见了。男的命女的向上举起双手,用吊架上的皮套套住她的两只手腕,她就双手吊起站立着。
小伙子取出一个黑色的乳罩向观众展示,原来乳罩的里层布满了短小的钢刺,他把这个乳罩给姑娘戴上了,然后手持一把钢尺抽打她的胸部,每打一下乳罩里的钢刺就扎进她肉中,姑娘就叫一下。
打了一会儿,他扔下铜尺,用两只手掌去按压这只特殊的乳罩,里面的钢刺就不断地扎入她的嫩肉,等男的取下乳罩时,姑娘白胖的乳峰上已布满针眼,渗出血珠。
小伙子放下姑娘两手,用手铐将她双手铐在背后,然后用细麻绳将她的乳房捆得紧紧的,又将麻绳捆住她长头髮的发端,将绳子穿过滑轮一拉,她的头髮被高高吊起,迫使她不得不踮起脚尖,小伙子在她踮起的脚掌底垫下两块木板,每块板上都坚立着一支闪着亮光的钢锥,尖利的锥头正对着姑娘的脚心,她祗能踮起足站着,否则祗要脚板一放平,尖锥子就扎入她的脚心!
姑娘就这样被反铐双手、吊起头髮踮着足尖站立着。吊了一会儿,男的鬆开了她的头髮,她的身子下意识地就鬆弛下来,踮起多时的脚掌就自然踩下地面……
「哎呀!」她叫出声来,脚底下的钢锥一下子就扎入了她两脚的脚心!她不得不立即又踮起足尖,坐在前排的观众看见她白嫩的脚心流出了鲜血,发出了兴奋的嘘声。
下一个节目是这样的:
男子将姑娘双手铐在一起吊在头顶上,女人背柱而立,双腿分开。在她两条大腿之间吊着一块长条的上面钉有几排钉子的木板,钉尖都向着女人的阴户。男人用一根木棒去打那根吊着钉板的绳索,每打一下绳子往上一抽就带动钉板向上一拉,长长的几排钉子就扎入女人的肉洞,命她发出惨叫,绳子一鬆钉板又落下来,再打一下又抽上去钉进去,如此反覆抽打绳子,让铁钉反覆扎向她的阴门。
过了一会儿,小伙子放下了吊在她两腿中间的钉板,玩起了虐乳花样:
他先取来两支大号注射器,上面没有针头,他用注射器口对準她的一只奶头一拉,乳头就被吸进注射器了,一鬆手,注射器就整个吸附在女人奶头上了。
另一乳亦如法炮製。两只注射器垂直地坚立在女人的乳峰上,煞是好看。男人又取来一个盘子,盘子里盛着注射器的针头,他将这些针头一个个都扎入女人乳晕周围的嫩肉中,围着奶头扎满了两圈。接着他拨下了两只注射器,祗见女人的两只乳头被吸得充血红肿,勃然坚立着,男人拿起一只针头朝乳头中心刺进去!
姑娘还未来得及喊叫,针尖已扎入她的乳心,插在奶头中央了。男人以同样方式又将另一支针头扎入她另一个乳心。姑娘的双乳已全扎满了钢针。
最后小伙子用绳子把姑娘的双手双脚都絮紧地反捆在背后,然后将绳子穿过房顶的铁滑轮使劲拉扯,把她反绑四肢吊在了空中。在玩SM的过程中,小伙子的钢炮早已昂首挺立了,此刻他走到了姑娘后面,小钢炮对準女人流出阴水和血迹的阴道口使劲往里一捅!
他和姑娘二合为一了。姑娘被反缚手足吊在空中,低垂着头部毫无反抗能力,小伙子一边用手去捏她那扎满钢针的乳房,一边用租硬的肉棍狂插她的水帘洞!
祗见男人气喘如牛,女人淫水飞溅,下面观众见状齐声拍手叫好!小伙子大战几十个回台终于忍耐不住白浆齐爆!同时他两手将刺入姑娘奶尖的两枚针头使劲往里一按,两支铜针头全部扎入女人乳心深处。
亚军获得者是一对荷兰青年。女的有二十岁,长得花容月貌,身材苗条,男的约三十岁左右,浓眉大眼,孔武有力,充满阳刚之气。两人刚一上台,男的就发动功势,猛虎扑食般地扑向少女,在她无力的挣扎下从头到脚把她抓个精光,然后以娴熟的捆缚术将她的两只手反绑起来,再把乳房也捆个结实。
他搬来一张椅子,椅子座位的中央处坚立着一根木头阴茎,大小与人体的一样,雕刻精致,也有龟头和包皮,仔细看还能发觉上面有暴起的青筋。男人先吻女人的嘴唇,又用手抚模她的双乳和下阴,待少女下体春水氾滥时,他一把将她抱起来就放在椅子上面,姑娘一坐下,木头阳具正好一下子锁入她润滑的肉穴,令她舒畅无比。
这时男人搬出来一台变压器,上面伸出两根电饯,线头是裸露出来的铜丝,男人捏着两根电钱在女人眼前一摩擦,电钱迥嗤拉!嗤拉!「地直冒火花。男人调整变压器将电压控制在对人体无危险的压伏内,然而将两根电线的线头分别缠绕在少女的两只奶头上,再用胶布贴牢。小伙子打开了电源开关,电流通过她的乳尖传遍全身,姑娘的身体随着电流的强弱而上下抽擂着,由于肉体被电流电得直宦动,正好使她的肉洞在木头阳具上面来回的磨擦着,阴水顺着木阳具直往下流,下面衬众看得口水直流,纷纷鼓掌叫好!
男人见状顿觉鼓舞,又施展他下一招的电刑的空中芭蕾舞。他举起一只火柴盒大小的电极展示给评委和观众,然后把女孩子从阴茎椅上解下来,让她站在台子上,把那只电极塞入她阴道里面,然后用绳子将她大腿、小腿并排捆住,最后把她两只脚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绳子穿过房顶滑伦一拉,把女孩子反缚双手倒吊起来。姑娘被吊得很高,一头飘逸的黑髮地板还有两、三尺,全身都被绳子紧紧捆缚着。这时小伙子高高举起一个遥控器,对準倒吊在空中的少女一按开关,祗见女孩倒吊的肉体在空中剧烈的摇晃起来,嘴里还发出阵阵叫喊。
原来塞入她体内的是一只电流震荡器,开关一打开,就在她体内产生电流并且震动起来,祗见姑娘反绑着双手的上半身在空中拚命扭动着,长头髮左右晃动,双腿因被绳子并排捆住扎了好几道、所以无法动弹,但也随着上半身扭动而晃动,男人不断加大电流时,女人倒吊的肉体就更加在空中扭动摇摆起来,那姿态确实好像是在空中表演芭蕾舞,令台下评委和观众都得如癡如醉,狂喊乱叫地助舆。
姑娘的肉体在空中不停地挣扎着,因是倒吊,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双脚上,两只脚腕被绳子紧紧捆绑着,麻绳叻进肉里,两只白嫩的脚掌由白变红,又由红发紫了。男人这时关上了摇控器,姑娘倒吊的身体才由剧烈扭动而转为平静,柔和的灯光照在她的玉体上,犹如一具倒挂着的汉白玉作品,令人歎为观止。
男人将姑娘放倒在地板上,将她的左腿曲起,把脚腕子与大腿捆在一起,用绳子捆住她的右脚将她单足倒吊在空中,双手仍反缚在背后,嘴里堵着裤袜,无法喊叫,祗能发出呜咽。由于她祗是右脚被高高地吊起,左腿则撇向一边,因此她那阴毛浓密的肉穴口就朝天敝开着,可以看见不断渗出又白又稠的女性液体。男人挥起皮鞭和木条、籐条抽打在她的肚皮、乳房和阴部上。
刑具在空中挥舞的呼呼声和打在女人肉体上发出的「劈啪」声给观众以强烈的听觉享受。同时倒吊在空中的女人又给人以想入非非的视觉刺激,在观众们一片喝采声中,男人拿出了他的精彩绝活:他举起一只特製的人造阳具给台下看,那是一把上面布满刺棘小胶条阳具!他脱下了自己的衣裤,一手揪住倒吊着的女人的头髮,取出女人嘴里的布团,把自己勃起已久的肉棍塞入她的口中,让她猛吮,同时另一手就将那把带刺的阳具一下子插入了女人敞开的阴道!
他本人真正的男人阴茎在女人口腔中来回抽送着,而手里拿着有刺的阳具在女人下体腔道里插送着、转动着,黏稠稠淫汁不斯地从女人肉洞冒出,在台下一片狂呼声中,他把精液喷射到了女人的脸上和乳上,同时他拔出了那支阴水淋漓的带刺阴茎。
本届SM大赛的冠军得主来自东道国德国,他们一登场就引发全场欢呼,原来那个参赛的女选手年仅十八岁,刚刚够法定年龄,貌似天仙,肤肌赛雪,身段迷人,手足纤细,一笑起来露出两只可爱的酒窝,析透出一股幼稚的童真。
男选手年约二十二岁,英姿勃勃,风度翩翩,好一对金童玉女。单看他们的外貌和风度就令人倾倒。
小伙子开始给女孩子上刑了:先用绳子将她的双手反缚在柱子上,给她上鼻勾和舌夹。鼻勾是一双金属钩子,钩住她的鼻孔命她头往上抬起无法动弹,拴钩子的绳子挂在柱子上固定。口舌夹即是用橡皮筋把两根筷子箍住,把女孩的舌头拉出来用筷子夹住,令她舌头伸出口外,再在舌尖上夹上铁夹子。小伙子接着用绳子把少女两只坚挺的乳房捆扎起来,命它们更加凸出耸立,他取来一套上环的刑具给姑娘奶头上环。
他用左手握住一只铁镊子,镊子紧紧钳住女孩勃起鲜嫩的乳头的根部,右手用一支注射器的大针头横向穿刺它那娇小如豆的奶头,针尖刺入姑娘奶尖的嫩肉,她想喊叫,无奈口舌被夹,想挣扎,双手被紧紧反梆在木柱上,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男人右手使劲一推,针头刺穿了她的乳头,针尖带着血珠从乳头另一端贯穿而出,鲜血从针眼涌出,在女人雪白的胸脯上划出一条红色的小溪。
观众们见状都欢叫起来。注射用的大针头本身是空心的,因要让药水流出来,男人拿起一个开口的金属环,把开口的一端慢慢对準针头空心塞进去,然后往回抽动针头,金属环就随着针头穿过乳头的针孔而固定在她的奶头里了,男人把开口处合上,一只金属环就带着血迸穿在了女孩的奶头上。
接着以同样方法再穿刺另一只奶头。
这时男人点上一枝香姻,一边吸着一迎得意地欣赏自己的SM杰作:环穿双乳。
吸了几口烟,他走上前去,一手揪住姑娘的头髮,一手举起点燃的烟头按在女孩娇嫩的乳房上面,等他拿开烟头,雪白的奶子上出现一个小黑点,再按下一处,又一个小黑点。
姑娘毫无反抗能力,祗能任男人折磨。小伙子又取来了几支一尺长的细钢针,在姑娘面前将几支钢针互相碰撞,发出金属的清脆声,然后他举起一支钢针对準她的乳房慢慢地戳了进去,钢针扎进肉里,男人仍缓缓地往里戳着,不一会钢针锐利的尖头从乳房的下端穿了出来,这支一尺长的铜针从乳房上部插入,下部穿出,整个穿透了少女的一只乳房!
男人并不罢休,又拿起另一支钢针横向地刺穿了她的乳房。接着,男人将几支钢针全部插入姑娘胸前的两口肉球之中。鲜血从伤口流出,染红了洁白如玉的少女酥胸。
最后一个节目叫遍体开花,更为精彩。男人命少女跪在地上,双脚分开用绳子捆在地上的铰环上固定住,她的双手被绳子紧紧地反绑在背后并朝后上方吊起来,头髮也被细绳绑紧吊起,一责仍紧钩在她鼻孔里,乳头的金属环上繫上小绳子吊着一个大秤舵,向下坠落拉扯着她的两只奶头极度凸出往下垂着,她的两只手的手心被刺入钢针,针上绑有电线并通上了电流,令她反吊的双手不住顼抖的,她跪着而揪起的臂部上方用小细绳吊着许多烧着的粗红蜡烛,红色滚烫的液全部滴落在她肥厚的屁股上面,她的肛门被插上了一根皮管子,正往里灌水浣肠。
一台电动阳具放在少女的身后,这是一台特殊的淫具,一支粗大而做工精细的阴茎伸了出来,一开电钮,阳具就不停地前后抽动,令女人欲仙欲死。与此同时,男人蹲在地下取出钉子和锤子,把一枚铁钉按在她左脚脚心上,举起铁锤使劲一砸,铁钉一下子扎入姑娘脚心!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但双手被反吊,双足被捆紧,丝毫动弹不得。男人继续敲下钉子,钉子穿透了她的脚心,从姑娘的脚背穿了出来,把她的脚掌钉在了地板上。接着男人又把女孩另一只脚也钉在了地板上。鲜血从双脚脚心钉眼伤口涌出,染红了雪白的脚板。
男人此刻调整了电动阳具抽送的频率,令阴茎在少女的阴道中疯狂插送着,此时此刻美丽的少女正享受着性虐待的极度快感,她全身从头到脚的多个敏感部位无不受到肉体虐待,头髮被吊,鼻子被钩,双手反吊,手心扎针通电,乳头上穿着金属环,环上吊着大秤舵,阴核上还扎着小针,屁股上不住地滴上红蜡,屁眼里插着的管子不停地往里灌水浣肠,两支铁钉分别扎入她两只脚的脚心,把她的脚掌钉在了地板上,伤口血流如注,脚底一片鲜红。
而最要命的是那个不知疲倦、强劲有力的电动阳具,正不停地一下又一下使劲地往她阴道深处插去,直捣少女的花心,在这肉体受虐待痛苦与享受无法分离的双重折磨下,少女全身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细胞都受到了强烈的性刺激,她那混合着肉体痛苦和巨大快乐的淫叫声,深深感染了全体评委和观众,台下掌声、叫声雷动,欢呼声、口哨声、笑好声响彻整个大厅。
有些前排观众忍不住跑上台上,抱住她的头与她亲嘴,有人上去抚摸她的乳房,大腿,有人趴在地下仰头吻吮她那粒仍扎着小针的阴核,有人上去吸她脚心流出的鲜血,也有虐足狂上去用针狂刺她的脚掌……
比赛一结束,全体评委和观众都一致公认德国这对男女青年荣获冠军,SM录影带公司及杂誌商亦蜂拥而上,要与他们签约。他们从此走上了SM演艺的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