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俪影蝎心 第十三章 惊魂夺魄针

时间:2017-11-12
没面子哦,居然所有人都识破了小弟的一点小花招:)看来作为一个写手,小弟还只停留在初级的阶段,在诸位「饱读」的网友们面前,这些小伎俩实在是班门弄斧了。
  其实,在这篇小说里引入一点悬疑的因素,是为了使故事情节更具可读性,各位若把它当作金田一之类的小说来看,则非要大失所望不可了。小弟写到最后一章时就发现,整部作品的逻辑是极其混乱的,无论把哪一个人设定为兇手都可以勉强行的通:(所以呢,大家不必在此时就热衷于猜测结局,因为我随时可以修改的哦!当然,不管怎么改,这个故事都不会是大团圆的喜剧结局,这一点是注定的!****************************************** ****************************
  惊骇之中,任东杰动也不动的僵在那里,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剎那,但是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突然,一个温暖的娇躯扑进了他的怀里,丝丝柔髮吹拂上了他的面颊,带着一股淡雅的幽香,浑圆的玉臂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搂的是那样用力,但那身子却在瑟瑟发抖,抖的像是秋风中的枯叶!
  任东杰怜惜的拍了拍她的柔肩,悲痛的道:「侍芸,你别害怕,有我……」
  那娇躯猛地一震,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嗫嚅道:「我……我不是侍芸!」
  「什么?」任东杰大喫一惊,仔细一看,才发现他抱着的竟是凌夫人!
  ──那么,难道说,死的人是……
  任东杰心念电转,不能置信的道:「被杀……被杀的人不是你,是侍芸?」
  凌夫人倒退了两步,掩面痛哭道:「是的……死的不是我……刺客本来是要杀我的……老天爷,为什么死的不是我……为什么……夺走了这样一个好女孩的生命?」
  她伤心欲绝地挥舞着双手,仅着肚兜的上身摇摇晃晃的打着转,高耸饱满的双乳剧烈的抖动着,几乎就要义无返顾的蹦了出来,两条修长的玉腿似乎也已酸软无力,步履蹒跚的挨了几步后终于向后摔倒!
  任东杰急忙将她扶住,小心地搀扶到软椅上躺下,只见她双眼紧紧的闭着,俏脸上血色尽失,苍白得令人心疼。他不假思索的伸掌按在了她的背心要穴上,把内力源源不绝的输进了她的体内。
  祁楠志自从进了房里后,一直在认真的观察那具尸体,此时忽然抬起头来,骇异的道:「最少也有五百支针!」
  任东杰不明所以,道:「什么?」
  祁楠志面色凝重,缓缓道:「这女孩身上所中的短针多不胜数,最起码也有五百支!」
  任东杰心中一震,失声道:「是『惊魂夺魄针』!」
  祁楠志吓了一跳,道:「是那失蹤五十余年的,号称第一歹毒暗器的『惊魂夺魄针』么?」
  任东杰点了点头,歎息道:「想来是不会错的了,别的暗器哪有如此大的威力?」他顿了顿,又道:「你可看的出这些针是从哪个方向射来的么?」
  祁楠志在屋里转了一个圈,最后在西南角的窗户旁边停了下来,满有把握的道:「肯定是从这里射进来的!你瞧,这个纱窗明显是被一大蓬针雨打穿的,兇手必定是在对面六、七丈远的那棵树上发射暗器,等我们撞门闯入时,他已逃之夭夭。」
  任东杰沈吟道:「嗯……听起来像是这么回事!但这中间还有一个地方说不通……」
  就在这时,走道上响起了噪杂的脚步声,一群人潮水般涌进了房里,焦急的道:「嫂子……嫂子,你没事么?」领头的正是孔威、罗镜文和鲁大洪等几位当家。
  任东杰歎了口气,黯然道:「皇天保佑,凌夫人并无大碍,只可惜了……可惜了侍芸姑娘……」
  鲁大洪瞥了侍芸的尸体一眼,轻描淡写的道:「不过是死了个丫鬟而已,有什么大不了?只要嫂子安然无恙就行……」
  任东杰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厉声道:「丫鬟怎样了?难道丫鬟就不是一条人命么?」
  鲁大洪圆睁怪眼,粗声道:「丫鬟的一条贱命,怎能和夫人千金之躯相比?小子,这是我神风帮内部事务,关你娘的屁事?用的着你来插手?」
  任东杰沈下了脸,冷冷道:「你有种就再说一遍!」
  鲁大洪纵声狂笑道:「你当我怕了你不敢说么?嘿嘿,我这就再说一遍!臭小子,你他娘的管啥闲事……」
  话犹未了,任东杰突然掠了过去,一掌切向他的颈部血管!他的右手依然抱着凌夫人,可是左掌的这一招却仍是快如闪电!
  鲁大洪眼睛一花,全身上下已尽数笼罩在他的掌风里。孔威和罗镜文见势不妙,双双从旁抢上,一齐发招攻向任东杰的背部,要逼的他撤招自救!
  祁楠志喝道:「喂,三个打一个么?」双拳一错,已挡住了罗镜文劈下的摺扇。与此同时,任东杰忽地右臂轻挥,将凌夫人的身子稳稳的送了出去。孔威一怔之下,手中的招数登时半途而废,只得顺手把凌夫人接了过来。
  任东杰一声冷笑,左掌继续全力切下!此时他招风凌厉、气势如虹,在场的人再无一个能将这一掌挡开了。
  眼看鲁大洪已免不了挨揍,蓦地里门口有人暴喝:「看暗器!」七点寒芒随声疾飞而至,射到他身后三尺远时突然爆开,七点变成了七十点,就像天上洒下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金光!
  这就是蜀中唐门的一项绝技──漫天花雨!唐钢看着暗器飞近了任东杰的背心,目中露出了冷酷的笑意,他自信的认为,天下绝没有人能在这种距离内躲开这些暗器。
  但任东杰却没有躲,只要他还有一只手可以动,他就永远用不着躲!如果说唐钢的暗器就像倾盆大雨一样惊怖密集,那他的手就像是大海一样容纳百川!
  突然之间,眩目的金光就已完全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蹤。唐钢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不能置信的瞪大了双眼。谁知就在这一瞬间,任东杰的脸色竟也变得十分难看,他发现自己击向鲁大洪的左掌竟被人给架住了,準确而巧妙的架住了!
  架住这一掌的是一个少年,谁也没看清他是什么时候掠进来的!他长着一张非常普通的脸──平凡的眉眼,平凡的口鼻,平凡的气质!这样的人,每天你都能在街上遇见一大把,是芸芸众生之中最最常见不过的一种人了,可偏偏是如此普通的一个少年,却架住了任东杰威震天下的一只手!
  「任公子,您大人有大量……」这少年的声音也是平凡的,平凡得找不出一丝特点:「还请原谅鲁当家的无心失言!」
  任东杰凝视着他的眼睛,那双眼里光华内敛、藏而不露,和一个弱冠书生的眼神没有什么不同。他凝视了良久,忽然笑了,讚许的道:「好!好刀法!」
  少年躬了躬身,平静的道:「好!好眼力!」
  两人相视一笑,随即把手抽了回来,心中各自佩服。只有任东杰才知道,刚才这少年用的虽是空手,使的却是刀招!也只有这少年才知道,若不是任东杰忙于对付其他人,自己的「手刀」只怕也无法架住那天下无双的妙手!
  鲁大洪掌下逃脱,抖了抖满脸的横肉,仍是一副悍不畏死的凶样。罗镜文眼明手快,一把将他拉到后面,对着那少年笑道:「少侠好矫健的身手!请教高姓大名?」
  那少年沈默了一阵,淡淡道:「我叫阿平,平凡的平。」
  罗镜文一怔,又问道:「请问少侠师承何人门下?」
  阿平答非所问的道:「我是跟着卫天鹰大侠来的!」言毕一抱拳,飘然掠向屋外。
  孔威足尖一点,飞身拦在了他的前面,沈声道:「且慢!」
  阿平顿住了身形,冷然道:「怎样?」
  孔威一字字道:「今晚在总坛里的人,个个都有杀人的嫌疑!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谁也不能轻易离开!」
  阿平的双眉倏地上扬,似乎想要发作,但片刻之后他却终于沈住了气,缓缓道:「我留下!你开始查吧!」
  ************
  「这间屋子只点着一盏油灯,光线太暗了,我们进来后,一时间竟连蜡烛都找不到。这时我觉得身上的烟灰实在……实在难受,就脱下那件髒袍子,侍芸伸手接了过去,说要拿到窗边去拍掉灰尘。可是她刚走了几步路,就……就……」
  凌夫人说到这里,俏脸上已满带着惊骇之色,娇躯也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显然那一幕血腥可怕的场景,已经把这美人儿吓的六神无主、举止失措了!
  任东杰温柔的凝望着她的美目,柔声道:「你慢慢说,不要害怕!有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谁也无法伤害到你的!」
  凌夫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隐隐约约的流动着感激和依恋。她不由自主的把娇躯坐的更靠近了他一些,似乎这样才能给她带来可以信赖的安全感。
  「她刚走了几步路,猛然间窗边有亮光一闪……很亮很亮的光……就像是最灿烂的烟花,然后她就倒了下去,我……我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是仔细一看,她身上竟多出了千疮百孔……鲜血……鲜血不停的标出来!我惊恐到了极点,好不容易才……才喊出声来……」
  凌夫人说完这段话,似已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晶莹的泪珠顺着白玉般的面颊流下,小嘴微微的喘着气,一副弱不胜衣的娇柔样子,瞧来令人万分的怜惜。
  罗镜文皱着眉头,凝重的道:「嫂子,你可看清楚了?那道亮光确实是在这个窗户上闪亮的吗?」
  凌夫人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罗镜文一手敲击着额角,喃喃道:「这就奇怪了!」
  祁楠志忍不住道:「这个窗户是暗器惟一可以射进来的通道,有什么好质疑的?你和小任都说奇怪,我看你们俩才有些莫名其妙呢!」
  任东杰淡淡道:「只要你跃到窗外朝屋里看,就会知道怪在哪里了!」
  祁楠志二话不说,立刻纵身飞掠到了窗外,片刻后又跃回了屋里,脸上也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自言自语道:「果然是很奇怪……果然……」
  他顿了顿,向茫然不知头绪的众人解释道:「外面燃烧着许多火把,相对来说,这间房里的灯光根本暗的微不足道。兇手若埋伏在六、七丈远的那棵树上,是无法瞧见屋中之人的身影的,那么他又如何发射暗器呢?」
  站在旁边倾听的卫天鹰沈吟道:「也许就是因为他找不準目标,才误杀了侍芸姑娘吧。」
  罗镜文摇了摇头,道:「这人有备而来,绝不至于这样卤莽,在没找到目标之前就胡乱出手……我想,侍芸虽然是被误杀的,但其中一定另有缘故……」
  任东杰突然走到了侍芸的遗体旁,仔仔细细的查看起来。一个时辰以前,她还是一个活泼可爱、青春热情的少女,现在却变成了一具面目全非、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完整肌肉的尸身!她几乎被密集的暗器射成了刺猬,两只钉满针尖的手臂上还抱着一件破烂不堪的袍子。
  「如果我猜想的没错,问题就出在这件袍子上。」任东杰伸出手,小心翼翼的从布片上刮下了一点烟灰,环视着诸人道:「那四个闯灵堂的刺客孤注一掷,却仅仅是撒了这些粉末在凌夫人身上,各位可知道是为什么?」
  孙元福颔首道:「老朽也一直在考虑这一点。他们行刺的机会只有一剎那,按理说应该用上刀剑暗器全力一博,怎地只撒了些无关痛痒的粉末了事?」
  七当家易斌冷然道:「在我们的严密布防下,那几个刺客焉能带着武器走进总坛?」
  孔威却似想起了什么,失声道:「任公子的意思是……」
  任东杰缓缓点头道:「不错,这些粉末都是特製的『夜光粉』,黑暗之中,能发射出一种特殊的光线。受过专门训练的人,自然能分辨的清清楚楚。照在下推想,整个刺杀计划是这样的……」
  他清了清嗓子,沈声道:「那四个刺客只不过是配角,他们的任务在于将『夜光粉』撒到凌夫人的外袍上,接着在灵堂上引起混乱。在骤然遇袭、不明底细的情况下,孔当家必定会让凌夫人上楼躲避。此时那真正的兇手悄悄的埋伏在屋外,不论凌夫人走进哪一间房里,他都能根据『夜光粉』的指引,射出那致命的『惊魂夺魄针』!」
  孔威只听的沁出一头冷汗,龇目道:「好狠的毒计!」
  孙元福歎息道:「岂知人算不如天算,凌夫人因为怕痒,一进屋就除下了外袍,侍芸姑娘偏又拿到窗边去拍尘土,这才代替夫人惨遭毒手!」
  罗镜文面寒如水,眼光自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沈声道:「除了二哥,我,任公子和祁大侠外,其余的各位免不了要得罪了!眼下就请你们详细的说一说,案发时究竟身在何处?可有人证?」
  傅恆脸色一沈,勃然道:「三当家这么说,是当我们犯人来着?老夫当时与女徒正在西首路径上巡视,岂有第三人可以作证?再说,今晚弔唁的宾客如此之多,你怎地不去查问他们?」
  罗镜文道:「那些宾客自然是要盘查的,但在下却认为……」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比冰还要冷,一字字道:「兇手就在这间屋子里!」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耸然动容,面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任东杰却淡淡道:「这间屋子里有许多人,三当家能否说的具体些,到底是哪些人有嫌疑?」
  罗镜文不答话,伸出手指缓慢的划了一个圆圈,圈子里几乎囊括了所有的人──神风帮的诸位当家、卫天鹰夫妇、傅恆师徒、孙元福、唐钢和那少年阿平。
  ************
  「还有几个人也应该包括进来……」任东杰斟了一杯酒,若有所思的道:「是的,还有几个人有嫌疑……」
  祁楠志失声道:「什么?已经有十来个人被怀疑啦,你还觉得不够多么?」
  此时天已微明,他们俩正独自地呆在一间客房里,儘管两人一夜都没有睡,可是却依然精神奕奕的不想休息。
  任东杰沈吟道:「莫忘记了幕后主使的是个女人,所以从理论上讲,凌大小姐、十三姨太、偎红、依翠,还有韩冰,都有可能出手行刺!」
  祁楠志瞅着他道:「我看你是脑子转糊涂了吧?凌大小姐和韩冰哪里有机会行刺?案发时她们都在灵堂里!」
  任东杰笑了笑,说道:「当我们护送凌夫人上楼时,我恰好回头望了她们一眼,那时侯她们俩正在朝灵堂外面走去,而且两个人走的是不同的方向。」
  祁楠志叫了起来,道:「你是想告诉我,她们俩也有作案的时间么?哼,我可不大相信这些娇滴滴的美人儿是兇手!特别是那位十三姨太,人家情深一往的献身给你,却被你如此多疑的猜忌,真是好心没好报了……」
  任东杰苦笑道:「我不过是在述说一个事实而已,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胡乱猜测终究不是办法!」
  他一仰脖子喝掉了杯中的美酒,站起身喃喃道:「看来今天的天气很不错,我应该找个女孩子出去走走才是!」
  祁楠志惊讶道:「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去找女人谈情说爱?」
  任东杰正色道:「为什么不呢?只有从女人的嘴里,我们才能探听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我劝你也出去走走,顺便搭上偎红依翠两位姑娘,她们说不定会带给你些意外的收穫。」说完,他拂了拂自己的头髮,施施然的走出了客房。
  祁楠志歎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家伙每次都把公事和私事搅在一起,但是不知怎么搞的,偏偏每次又都干的如此理直气壮!」
  ************
  「终于画好啦!你……你快过来看看!」方婉萍兴高采烈的放下了画笔,冲着任东杰嫣然一笑道:「我保证你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彩的油画!」
  任东杰揉了揉已经站的发痛的腿关节,笑道:「有我这么精彩的人做你的模型,你这副画想不精彩都很难哩!」边说边走到她身边,向那色彩缤纷的画板望了一眼。
  只见那上面用鲜艳的颜料勾勒出了一个男人,健硕的肌肉一块块的鼓起,浑身上下油光发亮,赤裸裸的躯体就像一件精心製作出来的雕塑,充分的体现出了力与美的最佳结合。
  「你觉得怎样?」方婉萍得意的仰起了俏脸,眼光中流露出了热切期盼的神色。
  「只有『巧夺天工』这四个字可以形容了……」任东杰装出一副十分欣赏的样子,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讚美的话,然后他俯下身子,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裸露出来的阳物,歎息道:「宝贝呀宝贝,幸亏你今天老实得很,不然你非但欣赏不到如此完美的艺术,恐怕还会损伤在佳人的一双玉手之下了。」
  方婉萍吃吃媚笑,俏脸生晕的瞟着他道:「啊呦,你说这话真是没良心!我怎么捨得损伤你那个……那个小宝贝?它是这样让我……让我开心,我疼爱它还来不及呢……」
  任东杰瞧着她略带娇羞又略显放浪的妖娆风姿,不禁食慾大动,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双手牢牢的扣在她的盛臀上,同时用阳物抵在那平坦的小腹上磨蹭,调笑道:「你倒说说看,它怎样才能让你开心?」
  方婉萍「嘤咛」一声,撒娇似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媚眼如丝的道:「我偏不说……死鬼,我就是不说给你听……」
  任东杰哈哈一笑,满不在乎道:「你既然不听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语音未落,一只手已解开了方婉萍的腰带,逕直的探进了那一片凄凄芳草中。
  方婉萍娇躯一阵颤抖,一双眸子立时变得水汪汪的春意撩人,右腿情不自禁地缠到了任中杰的身上,左脚则轻轻踮起,以便他的手指能探索得更加方便……
  「咦,十三姨太今天是怎么了?这样快就想要了吗?」任东杰嘲弄的向她耳孔里吹了一口热气,手指温柔的揉捏着那珍珠般的阴核,片刻后顺势滑进了蜜满欲滴的小穴里,方婉萍忍不住发出了似销魂似痛苦的娇啼声,一股温热的汁水儿酣畅淋漓的流了出来。
  「猜猜看,你今天会几次洩了身子?」任东杰的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凝视着怀中美女千娇百媚的胴体,一股征服的慾望在心里熊熊燃烧。
  「最多……最多三次……」方婉萍拚命咬住嘴唇,喘息道:「不可能……再多了……」
  「是吗?你对自己的估计几时变得如此保守的?」任东杰嘴里说着大胆调情的话,手上也没闲着,三下两下就将她的衣衫剥的乾乾净净,尽数抛到了远处的角落里。
  「不……不要嘛……」方婉萍下意识的闭上了美目,意乱情迷之下,只感到通体都似在烈火上炙烤,原本就高耸的双乳变得更加鼓胀,乳头骄傲的挺立在峰顶,就像两粒熟透了的山葡萄,正在多情而诱惑的呼唤着情郎的品嚐。
  任东杰眼见如此美景,哪里还忍耐的住?双手环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整个人稍微向上提起,粗大的阳物在她湿滑的股沟里磨蹭了两下,随即用力的朝前一捅,只听「噗嗤」一声轻响,已是尽根没入了那密实的幽径粉壁中。
  方婉萍快乐的娇喘连连,不由自主的扭动着浑圆雪白的粉臀,修长健美的双腿紧紧的环跨在情人的腰部,娇躯一上一下的起伏着,极其默契的配合着幅度越来越大的抽插,被男根充实的快感使她抛下了所有的矜持和自尊,毫无顾忌的浪声娇啼起来。
  「啊啊……再用力点……噢噢噢……好舒服……天啊……真是舒服死啦……唉呦……被你弄死啦……嗯嗯嗯……再深入……深入……」
  就在这充满渴望和满足的呻吟声中,任东杰的动作渐趋剧烈、渐趋狂暴,阳物就像上了发条一样大展雄风,每一下都捅到了肉壁深处的花心。
  狂风暴雨般的迅猛冲击,使得方婉萍的身子无法抗拒的痉挛起来,秀眉微微的蹙着,似已承受不了这一浪高过一浪的进攻狂潮,可是她的臀部却不住的向上耸挺,曲意的迎合着情郎的动作和节奏。
  「噢噢……啊……啊啊啊……」她的娇吟声越发高亢,纤掌使劲的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两条莹白光滑的美腿歇斯底里的颤动踹蹬着,春葱似的足趾敛在了一起,粉红色的花唇如同一张樱桃小口,牢牢的包裹住了雄壮的肉棒。两人的性器是如此严丝合缝的交接在一起,只是偶尔有几丝透明的黏液顽强的淌了出来,一点一滴的顺着诱人的股沟掉落在地上。
  半晌,任东杰忽然抓住了方婉萍的柔肩,猛地暴喝了一声,身子随即开始哆嗦起来,滚热的阳精,像上了机簧的水柱般喷洒在花心上,方婉萍激动的尖声高叫,舒爽得差一点儿昏迷过去,那美妙的感觉带着她飞上了云霄,攀上了欲僊欲死的绝顶颠峰……
  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两个人才从恣意的欢愉中平息下来,意犹未尽的搂抱着对方的身体。方婉萍朦胧的眨着一双美目,娇喘着笑道:「喂,你今天很……很怜香惜玉嘛……」
  任东杰拨弄着她的乳尖,奇道:「什么意思?」
  方婉萍吃吃的笑了,妩媚的道:「你刚才说……起码要让我洩身三次的,可是……你好像只让我享受到两次呀……」
  任东杰默然良久,苦笑道:「对不起,我今天的心绪不大好,影响了正常水平的发挥……」
  方婉萍睁大了眼睛,喫惊道:「心绪不好?为什么?是……是因为昨晚发生的暗杀吗?」
  任东杰点了点头,黯然道:「当时我就站在不远的门外,却没能使侍芸免遭毒手,可算的上是无能之极……唉,难怪凌大小姐生气的不愿再理我了……」
  方婉萍轻抚着他稜角分明的脸颊,柔声安慰道:「这又怎能全怪你呢?韶芸这孩子向来任性,你也别太在意她说的话,过几天她自然会消了气的。」
  任东杰长歎一声,苦笑道:「我今早去看望她时,她连见我一面都不肯,只是隔着房门把我痛骂了一顿,听婢女们说,她已经哭了整整一夜啦,伤心的连饭都喫不下去……」
  方婉萍脸上也露出了悲痛的神色,凄然道:「她和侍芸一直情同姐妹……」
  这句话还没说完,忽听的屋外有人歎息道:「别人在伤心流泪,你们俩却在这里风流快活,世道人心之不古,由此可见一斑……」
  方婉萍「啊」的惊呼一声,急忙扯起毛毯遮盖住自己赤裸的娇躯,颤声道:「是谁?」
  任东杰却神色不变,微笑道:「别怕,这是我那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生平有一个嗜好,就是偷看俊男美女上床……」
  祁楠志叫了起来,笑骂道:「好小子,你竟敢恶意的败坏我的形象!谁想偷看你颠鸾倒凤了?快起来罢,孔当家说有急事和我们俩商谈!」
  任东杰又歎了口气,喃喃道:「早不谈,晚不谈,在我最不想动的时候,他却準备商谈了!这世上不识趣的人怎会有这么多?」边说边无可奈何的捡起了散落在四周的衣服。
  ************
  一走进大厅里,任东杰和祁楠志就感到气氛的不寻常了,这间宽广通透的大厅通常都聚集着很多人的,但此刻却仅有三个人等在里面──两个人是站着的,一个人是跪着的。
  站着的是孔威和罗镜文,他们一齐拱了拱手,面色俱是一片凝重。跪着的那人身材瘦小,垂头丧气的低垂着脑袋,竟然是六当家「怒剑神鼠」左雷东!
  任东杰的脸上没有一点儿意外的表情,反而微笑道:「孔当家,看来您总算相信在下所言不假了。」
  孔威的嘴角牵动了几下,欲言又止。罗镜文脸现尴尬之色,苦笑道:「任公子料事如神,左雷东这家伙果然是叛徒!但……我却不晓得你是怎样发现的?」
  祁楠志只听的一头雾水,讶然道:「什么?左当家是叛徒?而且还是小任你发现的?」
  任东杰笑了笑,淡然道:「自然是我发现的,其实道理也简单得很。今早我四处打探时,听人说左当家自从那次跟我交手后,连着三、四天卧床调养内伤,直到昨夜才病情好转,勉强可以起来巡视总坛。我听到这里就知道其中有诈!」
  罗镜文和祁楠志同声问道:「诈在何处?」
  任东杰沈声道:「那次左当家躲在酒罈里向我突袭,被我反手扣住了脉门掷之于地。但我并未运用内力与他硬拚,请问他怎么会受内伤?当时他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甚至要别人抬着他出去,我虽然有些奇怪,还道那是要穴被制后手足酸软的缘故,可是绝对没有三、四天还下不了床的道理。他如此做作,其中必然大有深意。」
  罗镜文歎道:「不错,适才他已全部招认了。当时这家伙离开『风月小筑』后,恰好窥视到傅恆老前辈和楚婬贼的拚斗,他乘机捡起黎燕身上散碎的衣片,又冒了我的名号留书给任公子,目的是想把任公子也捲进这起事件中来。」
  任东杰目光闪动,道:「罗当家可曾问过他,那幕后主使的女人是谁?」
  孔威这时才开了声,缓缓说道:「我们找两位前来,正是为了这幕后之人。我们虽然知道了她是谁,却依然无法动她一根头髮!惟有希望两位代替我们出手了!」
  任东杰怔了怔,道:「你们无法动她?为什么?」
  孔威苦笑道:「因为她对凌帮主有大恩,帮主曾立下严训,不准我们和她动武……这女人的名号想来你们也是听说过的,就是近来江湖上风头最劲的『金叶子』!」
  祁楠志失声说道:「什么?原来是她?接二连三的刺杀行动都是她一手策划的?」
  罗镜文沈重的点了点头,道:「所以我们才不得不请两位帮忙!金叶子处心积虑的要除掉凌夫人,想来是不肯罢手的了。两位若是能将她制住,鄙帮上下永感大德!」
  任东杰默然半晌,忽然道:「这个忙我是不会帮的!」
  罗镜文料不到他竟会断然拒绝,惊愕的道:「这……这却是为何?」
  任东杰冷冷道:「因为我知道金叶子根本不是那个幕后主使人!起码现在不能肯定!你们想对付她,只怕还是为了赤焰遗宝吧!」
  孔威和罗镜文的脸色一齐变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了一眼,苦笑道:「原来任公子已经知道了!」
  祁楠志冷笑道:「贵帮想叫我们帮忙做事,却又不愿彼此坦诚相见,这算是哪一门子的道理嘛!嘿嘿,男子汉大丈夫,做起事来如此藏头露尾,当真令天下英雄齿冷!」
  孔威犹豫了片刻,才歎息道:「在两位高人面前,隐瞒终究不是好办法……三弟,你就把来龙去脉好好的说一说吧!」
  罗镜文微微颔首,有条不紊的说了起来:「四个多月前,凌帮主远赴西北时曾在崑仑山下救了一个绝色女子,此人竟是赤焰教魔君的夫人--『玉面罗剎』白璧霜。她在心存感激之下,赠给了帮主一张藏宝图。根据图中的指示,昔年赤焰教声威最盛之时,曾经扩张到中原腹地,后来虽被赶回西北苦寒之地,但却在金陵城里埋藏了一笔数字极为巨大的财富。」
  祁楠志动容道:「那就是『赤焰遗宝』了,是不是?这张藏宝图人人欲得之而后快,凌帮主想要保得住它,只怕不大容易罢!」
  罗镜文道:「不错。帮主也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典故,于是出言婉拒。但玉面罗剎却道:『凌帮主既不肯收下这份礼物,那我就送给你的某位红颜知己好了。你若能长命百岁,照顾她一辈子,这笔财富她自然用不着。但是哪一天你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立刻派人将藏宝图秘密送到她的手中,让她能无忧无虑的渡过下半生。』」任东杰微笑道:「素闻凌帮主是个多情种子,想来这番话最终打动了他吧?」
  罗镜文长歎道:「帮主的确被她说的动了心。但玉面罗剎还有个苛刻条件,她说这笔宝藏只能送个一个女人。只因她觉得男人虽然可以逢场作戏,但真正爱的女人却只能有一个!」
  祁楠志失笑道:「这是在逼迫你们的帮主作出抉择哩!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他必定十分为难罢!」
  罗镜文微微颔首,继续道:「当时帮主沈吟良久,提笔写了张字条交给玉面罗剎,道:『我实在无法做出决定,但总是在这两个女子当中。这样好了,如果我不幸遇难,你只管派人将图送来,随便交给哪一个都行。』」
  任东杰忽然道:「这两个女子,其中一个是凌夫人无疑了。可是另外一个的身份,你们全都猜不出来,是不是?」
  罗镜文苦笑道:「确实如此!帮主始终不肯告诉我们这个女人是谁!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是茫无头绪,不知所以!」
  祁楠志伸掌在腿上一拍,大声道:「这样看来,凌夫人遇刺的动机就很明显了!兇手八成就是这个不知名的女子,她知道只要凌帮主、凌夫人一去世,宝藏就将为她一人所独吞。」
  他顿了顿,又道:「这女人也许已经暗算了凌帮主,但她準备等凌夫人也遭到毒手后,才把帮主的死讯公开,这样藏宝图才会万无一失的落到她的手中。」
  一直跪在地上的左雷东忽然抬起头来,胆怯的说道:「祁大侠这话恐怕是错了,我知道帮主另外指定的那个人是谁,她绝不会胡乱杀人的……」
  孔威大喝一声,冲上去揪住他的衣襟,怒吼道:「你怎会知道这人是谁的?快说,快说!我警告你,莫要在我面前信口雌黄,否则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左雷东狼狈的道:「那位金叶子姑娘对我说,帮主很可能曾经写下些至关重要的文字,放在总坛的『珍品阁』里,她拿了一把钥匙给我,叫我进去寻找,我仔细翻查后,终于找到了帮主拟就的一份遗书……」
  各人面面相觑,面上都露出似信不信的神色。这个消息委实令人震惊,以至于他们都没有发现,大厅的门口处悄悄的伸出了一个黝黑的圆筒!
  罗镜文厉声道:「金叶子怎会有钥匙的?还有,你又怎么知道那份遗书不是伪造的?」
  左雷东急急道:「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那的确是帮主的笔迹。上面写着『吾死以后,藏宝之图将被送至神风帮总坛。吾生平虽拥美无数,可称红颜知己者不过两人。一个即是吾之正妻凌门季氏,另一个是……』」
  蓦地里,厅门处响起了一下极轻的机簧碰撞声,众人猛一转头,就瞥见了一道亮光!
  一道无比灿烂、无比耀眼的亮光!比闪电还快的亮光!
  亮光突然消失了,消失在左雷东的身上,然后左雷东就变成了千疮百孔的血人!
  ──惊魂夺魄针!这就是可怕的惊魂夺魄针!
  每个人的心里都在嘶喊,每个人的眼睛都牢牢的盯着门口,那里有一双白皙的纤纤素手,手上平举着世上最可怕的暗器,令人闻名丧胆的暗器!就这样对準了他们所有人!
  孔威突然发出了惊雷巨吼,一掌打塌了半张长桌,他伸手抄起两条桌腿,把圆圆的桌面护在胸前,人已纵身朝门口掠去。
  亮光又闪现了,比刚才更灿烂、更耀眼,只听「咚」的一声巨响,孔威连人带桌被撞的向后飞出了一丈,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好猛的力道!这样迅急的暗器若是直接打在身上,还能保的住命么?
  众人相顾失色,谁知那双手却忽然缩了回去,眨眼就不见了。罗镜文喝道:「惊魂夺魄针只能发射两次的,我们快追!」双臂一振,如离弦之箭般的射了出去!
  孔威推开桌面,和祁楠志也一起飞身向外急掠。任东杰却走到左雷东的尸身边,长长歎了一口气,喃喃道:「你要是没有偷看遗书,就不会被杀人灭口了,自古以来都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只不过……你要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左雷东的全身都被射的血肉模糊,只有一双眼睛还是完好无缺的,正瞪的大大的瞧着任中杰,彷彿在诉说着心中的遗恨──他已经永远没有办法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了!